微利競爭突破重圍

正大抓緊綠色商機 順風車


再生衛生紙是近二、三十年來因應環保意識抬頭而出現的新產品,但對正大造紙而言,這卻是1967年創業時的老本行。

當時臺灣廢紙回收很普遍,創辦人吳木墻決定以「再生紙」出發。作為二代接班人的現任 董事長吳溫宗,回憶當年工廠裡都是廢紙,小時候最喜歡在裡頭挖寶,漫畫很多,甚至會撿到金子、紙鈔。

創立半世紀以來挑戰不斷

經營近五十年來,正大已是國內排名前五大的紙類造紙廠,年營業額達4.8億元。產品包含平板、捲筒、抽取式衛生紙、面紙、廚房擦手紙等種類,創立「百吉牌」,成為家喻戶曉的家庭用紙品牌。這一路走來挑戰不少,早期家庭用紙多在雜貨店販售,接著轉為超市。量販店興起後,銷量雖大,但經常性低價促銷,常常逼得廠商一起賠本賣。有時促銷的量大,公司也不一定有辦法正常供貨,而且其他大廠興起後,提高產能、以量制價,為正大這類中小企業帶來龐大的競爭壓力。最近五年,印尼、大陸廠商也進軍臺灣家庭用紙市場,使得獲利不斷萎縮。

面對市場的高度競爭,要如何突圍而出?近幾年呼聲愈來愈高的綠色浪潮,讓吳溫宗想起正大的老本行―「再生衛生紙」,一方面可以實現「從搖籃到搖籃」的企業理念,一方面也使產品具備市場區隔性。「歐美、日本的再生紙用量都持續上升,我們也發現公部門客戶,紛紛開始執行綠色採購,產品若沒有環保或節能標章,勢必會流失這塊客戶。」吳溫宗說。 

燃料改用棕櫚殼環保省能

其實正大早於2003年就呼應環保政策,陸續取得再生衛生紙、擦手紙環保標章。近幾年更進 一步檢視家用紙製程,試圖降低生產過程的碳排放。吳溫宗指出,「我們比較耗能的環節是抄紙,因為要把固態的紙漿加水攪拌成液態,再脫水乾燥,需要蒸氣烘乾濕紙漿,耗能又耗電。」 因此,公司改用變頻機器降低用電量,2013年更 在能源使用上做出重大革新,將產生蒸氣的燃料由高碳排的重油改為生質能源「棕櫚殼」。

原本使用的低硫重油,燃燒後仍有硫化物,容易腐蝕鐵窗、屋頂,且鍋爐剛啟動時燃燒不完全,味道不好又會排放些許黑煙。隨著時間演進,原本地廣人稀的工廠週遭逐漸被屋舍填滿,正大開始意識到應善盡地方企業責任,改善設備以讓社區居民享受清新的空氣。

於是吳溫宗投入近三千萬元更改鍋爐設備,使用棕櫚殼做為燃料。棕櫚果仁提煉棕櫚油後剩餘的外殼,含油量高,燃點也高,燃燒完灰燼很少,不會產生硫化物。原本吳溫宗擔心燒出來的蒸氣壓力不夠,導致熱能不足,但在測試調整後仍可達到生產需求,更讓他滿意的是,「呼吸起來空氣變乾淨了、成本也降低了。」原本一季要繳三萬多元空污費,使用棕櫚殼後,除大幅降低空氣汙染,現在一季的空污費也只剩六百多元,節省的生產成本達98%。

傳產新思維 跨入綠色供應鏈領域

2015年,透過中小企業綠色小巨人輔導計畫的協助,正大完成家用紙碳足跡盤查,從原料取得、加工、貿易、包材供應到最後終端消費,計算每階段產品生命週期的溫室氣體排放量,找出製程中最大的碳排量,逐步進行減碳改善,期望成為碳排最低的家庭用紙企業。

顧問並協助FSC-CoC(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-Chain of Custody)森林監管委員會產銷監管鏈認證輔導,從法令、條文、到申請資料 一說明。經理蔡淑真表示,「因為有專業的輔導顧問講解,才發現國際認證法規與趨勢其實不難。」但因許多佐證資料必須由供應商提供,正大長期重視與供應商的夥伴關係,在一開始的輔導會議就邀請供應商參與,有效凝聚共識,也提升供應商綠色知能。

正大藉由FSC-CoC供應商管理機制,以及供應鏈盤查管理程序獲得的量化數據,評估內部能源節約及製程減量方案。為了友善環境,目前「百吉牌」系列產品已經全面採用FSC認證的人造林木漿,用行動保護地球珍貴的森林資源。

下一步,正大決定以老本行「再生衛生紙」 應戰。工廠正在更新設備,以提高再生紙回收脫墨過程的純白度。他分析,「再生衛生紙的原料價格比純木漿低,製造所需耗能是使用原木的 10~40%,毛利會更好,加上政府綠色採購政策導向,設備要跟得上,才能更快搭上綠色商機的順風車!」吳溫宗決定以「再生紙品」在家庭用紙業裡走自己的環保、永續森林之路。

 

文章出處:2015.09spotlight中小企業知識期刊》VOL.07